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最新動態

講好記者故事的敘事學意義

發布時間:2020-10-09 16:59

  一般來說,記者是隱身在新聞作品背后的人,他們的傾向性通過事實的傳遞而呈現。但是,記者作為一種社會職業,又有機地與整個社會密切關聯,他們的工作場景和情感經歷也是人民生活的組成部分,因此揭示這些內容的故事同樣具有意義。 

  目前,“好記者講好故事”的活動已沿續到了第七屆,媒體不分新老大小,地方不分東西南北,各地一大批媒體工作者走上講臺,講述自己采寫新聞過程中的獨特經歷,展示與作為新聞主體的人民群眾之間的血肉感情,最后全國還要選拔一批各具特點的講述者,直接面向全國受眾敘說精彩故事。

  從信息傳播的角度來看,新聞也是一種圍繞人的敘事活動,經過研究者對海量敘事信息的深入分析,揭示出了許多相關規律,其中有一個分支學科就叫敘事學,研究者沿著信息傳播的軌跡研究發現,新聞作品問世之后并不是像被扔出的石頭那樣沒有生命力。相反許多作品發表后在記者與受眾之間具有可交流性,受眾希望了解作為人的記者是通過何種途徑,去感知自己所不熟悉人的個性化生活和事件,進而形成作品的,這些對于新聞意義的深入闡釋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。例如在抗擊新冠肺炎的斗爭中,湖北記者接觸到人稱“漸凍斗士”的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予,并不是立刻感知到這位后來被授予“人民英雄”人士的偉大之處,而是通過一系列細節使采訪者產生了心靈觸動,進而在報道那些看起來過程平凡,實則人格高尚的事情中逐漸在情感上被打動,自然產生共鳴,對在兇險疫情背景下的場景與醫者仁心的境界,有了直抵和硬核的感知。

  像這樣一些記者講述出來的故事,具有在作品之外可交流的作用,因為新聞作品中一般是不寫記者自己的,但在敘述故事的時候可以將自己心路歷程和盤托出,這樣就可以讓公眾更加理解人——新聞中的人和寫作新聞的人,這種敘事維度的變化,對于媒介的公信力有著獨特的支撐作用。

  實際上,讓記者在作品之外,用講故事的方式以增加敘事維度和深度的做法,國外也一直在做,那些獲得過普利策獎的記者,總是會把具有曲折性的采訪經歷敘述出來,成為獲獎作品的敘事補充。例如,揭露東南亞“血汗海鮮”的作品在獲得2016年第100屆普利策新聞獎后,幾個采訪記者就多次生動講述采寫過程,揭示體驗那些“為奴22年”漁工心態的過程。

  視角不同則觀察所得相異!昂糜浾咧v好故事”活動從敘事學角度來看,提供了敘事者的內視角,以“我”的所見、所聞、所感引導敘事,或者剖開內外視角交叉,多元視角互證的內幕,以達到對單一視角的超越,這是具有社會意義的好事情。

  新的時代,雖然大眾媒體已經不再具有話語獨占的傳統地位,但是大眾媒體的信用,是以從業者的職業道德作為背書的。講好記者故事,就是對這種背書的一種明示。只要不斷地堅持下去,就會在記者與受眾之間搭建起互相理解與互相信任的橋梁,這是一項長期的任務。(作者:江作蘇  華中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創院院長、原湖北日報傳媒集團董事長、第七屆“長江韜奮獎”獲得者)


上一篇:國家廣電總局表彰“共同戰疫”積極貢獻單位
下一篇:中共中央辦公廳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發展的意見》

Copyright © 2004-2021 www.erichdoubek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湖北傳媒網   鄂ICP備14006387號-1

地址: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81號 電話:027-88568125

国产成人无码a区在线观看视频